第一零七章 声东击西 解救县令

神霄东来 步蟾宫 3179 字 2天前

陈靖之两人迅速到了县衙,县衙外面站着十几个捕快,还有不少乡兵。此时距离陈靖之入城将近一个时辰,他想了一想之后,拿出一张符纸叠成数只纸鹤,而后就慢慢飞出城外,告诉张勇安城内情形。

辛隐见到这等法术,称奇道,“这等法术倒是少见,陈少郎果然不同凡响。”

“区区小术,不值一提。”陈靖之道,“可否请辛院主施加法力,助我这纸鹤快速出去,找到张总旗,告知情形。”

“此事我可以试一试。”辛隐对这法术颇是喜欢,随后稍加施展了一点法力,这纸鹤飞遁立刻快了几分。

随后陈靖之认真观察四周,辛隐却道,“这附近确实有人监视,陈少郎打算怎么办。”

陈靖之说道,“现在正是城内大乱的时候,我立刻去敲门,稍后肯定会有人来阻止,那时候辛院主暗中潜入府中,我担心对方会有布置,就请尽快将吴县令和范耕耘两人带出来。”陈靖之说完之后,城中更是乱象跌出,许多巷子坊市起了大火。

“一旦辛院主得手便将这只紫色的纸鹤烧去,稍后就在林府汇合。若是情况有变,立刻烧掉黄色的纸鹤,我就马上知道了。”

辛隐接过两只纸鹤,不由微微点首,“那陈少郎现在就去吧。”

陈靖之点了点头,迅速隐藏在了夜色之中,与此同时戴上了一个面具。他闯到县衙门口,旁边一只大鼓,他冲上前去,手中敲打大鼓,顿时咚咚声响起,他大喊道,“吴县令,城中大乱,你还在县衙安眠?成何体统。”

“哪里来的刁民,赶紧把他拿下。”一个捕头大喊,“兄弟们,把他按住。”一声令下,就有五六个人上前来要将陈靖之按倒。

“你们这些走狗,城内已经乱成这般景象,你们不去救人安抚,却在这里为难我》你们还有廉耻之心吗?”陈靖之一见人扑了上来,一手撑住大鼓,抬起一脚旋转踢了出去,这五六个人瞬间被踢的老远。

“拿下他。”捕头大怒,带着其他人立刻扑了上去。

陈靖之指着他们高声大骂,慷慨陈词,不多时就将他们一一打趴下去。其余的乡兵见状纷纷围了上来。

此时县衙之内,三人面面相觑,一光头男子说道,“外面有人闯进来了,果然不知死活。”

一个高高瘦瘦的男子忍不住喊道,“我们三人谁出去,赶紧把他打发了?”

青衣男子身材瘦小,“不行,我们奉灵女之命看住吴世贤,不要有其他动作,剩下的事情交给詹布去安排,和我们无关。”

“照我说,就应该把吴世贤杀了,非要留他的性命干什么?”

“你懂什么?吴世贤乃是本地县令,人间不显得能耐,但是对于神灵而言作用极大,你不要误了灵主的大事。”青衣男子不屑地对高手男子说道。

“不好,竟然要闯进来?”光头男子吼了一声,“青狼,你还想等什么,打进来再收拾他不成?一旦破了灵主的法术,那时候被人闯进来的话,吴世贤就能脱困。”

“黑蛛,少废话。”青狼一看人都要闯进来了,皱着眉头道,“黑蛛,那你立刻去把那闯进来的人杀了。”

光头男子闻言,跃跃欲试,立刻跳了出去,口中大喊道,“哪里来的蟊贼,吃我一枪。”

青狼忽然说道,“赤乌,看紧了,我觉得情况不对,这人无缘无故来县衙做什么?”

“哪里还会有不对?我看就是一个热衷国事的毛头小子,一腔热血罢了。”高高瘦瘦的男子十分不屑,“根本不用担心,黑蛛的法术那是十分厉害,就连我遇到都不敢说稳赢。再者真有不对也有灵主在县城之中,我们咸吃萝卜淡操心作甚?”

青狼闷哼一声,可是片刻之后,前面火光跃起,一阵浓烟飘荡,而后就是黑蛛哇哇大叫。

陈靖之掌中风雷尽显,虽然法力还不足够,但是在切金断玉的飞刀之下,黑蛛被打得节节败退,此时滚在地上化作一只数丈大小的黑蜘蛛,只将附近的捕快、乡兵吓得惊恐大叫,满地打滚逃走。

黑蜘蛛吐出一重白色丝网,陈靖之掌中一道火光飞出,就将那黑蜘蛛的蜘蛛丝烧毁,浓烟大作。黑蜘蛛顿时大急,八只长腿一蹬,飞到天上,扑向陈靖之。

陈靖之飞刀尽出,将这只蜘蛛八条长腿尽数斩断,再是身子一动御使宝生木牌顿开,而后再度出现,飞刀斩入蜘蛛后背,瞬间就将蜘蛛杀死。

陈靖之飞刀收起,县衙里面飞出一只红嘴乌鸦,呱呱直叫,从天中弹射下来,陈靖之砰砰弹出数枚神霄星雷珠,红嘴乌鸦一阵吃痛,双翅拍动,飞射出数百只羽箭。陈靖之身形一动,立刻遁走,这些羽箭真是刺上来想要挡住可不容易。

红嘴乌鸦忽然见得没了踪影,顿时呱呱直叫。它这叫声能够召集恶鬼阴魂前来助阵,而且还能影响对方的心神。

陈靖之本就有心通之能,更加上他将心通的天赋练成了一门专属于自己的法术,可以惊扰他人的神魂。此时,这只妖鸟也有这等本事。片刻之后四周气息阴冷下来,似乎有恶鬼的身影闪现。

不过这根本影响不了陈靖之,这只妖鸟修炼虽然很久,但是没有几分法术,主要的原因也是因为现在灵主在和延川县伯斗法,妖鸟无法从灵主身上借来法力。

陈靖之忽然一喝,这只妖鸟只觉得脑海之中似乎被一只重锤击打,轰隆隆直响。陈靖之看准机会,猛然发出数枚神霄星雷珠,再是一柄飞刀飞出。

“呱呱。”妖鸟陡然醒了过来,身影一晃,只是留下一堆羽毛,这只妖鸟变成光秃秃的,立刻往县衙飞去。

这是辛隐已经看准了机会,立刻潜入了府衙里面,看见吴世贤和范耕耘两人端坐在座椅上,一动不动,似乎被人定住了。辛隐抬头看了一眼光秃秃的妖鸟,心下一动,飞出一道法力,化成一道小剑刺去。

“青狼救我。”妖鸟大叫,就要从天上掉下来。

青狼大感不妙,一个人无法对付对方,现在黑蛛又被人杀了,一旦赤乌被杀,那自己就是独木难支、孤立无援。他只犹豫了片刻,身子趴在地上,青烟飘了起来,化作一只一丈大小的青狼,四腿一蹦,跳了起来。

就在青狼动作的时候,辛隐立刻潜藏进去,他的时机把握的极为精准,青狼即便有灵主赐下的法器,也没感应到辛隐入内。

陈靖之见飞刀没能一把杀死妖鸟,他也不着急,尤其是看到青狼出手,他就故意延迟时间。此时感应到辛隐已经入内,虽然也感应到了又有修行人往这边赶来,他面上微微一笑,手腕一抖,两柄飞刀飞快斩出,一柄飞刀斩向了光秃秃的红嘴乌鸦,另一柄飞刀则是斩向了青狼的颈部。

红嘴乌鸦已经用过一次替死之术,使得全身羽毛都脱落化成灰烬,此时飞刀再度斩来,红嘴乌鸦再无幸理,还未落入青狼怀中,就被一刀斩杀。而青狼被那飞刀斩来,四条强健的大腿肌肉鼓起,脖颈上的青色狼毛犹如利刃竖起来。

哐的一声,飞到好像站在金铁之上,只是将青狼的脖子斩破了皮,实际上却没有多大伤害。

陈靖之微微一惊,他这飞刀虽然还没有完全炼成,但是自他御使以来可谓是无往不利,无物不斩,现在却只能对这青狼造成轻伤,可见这头青狼筋骨强健。他稍稍一想,只能对这这头青狼的双目斩去。

心念意动,三柄飞刀齐出,闪电射去,直刺青狼双眼。青狼身子一跳,根本不敢让陈靖之的飞刀砍来,他一身都是炼成钢铁一般,唯有一对双眼和喉咙乃是他的弱处。青狼跳起的同时,爪子一拍飞刀。

飞刀哐当几声,打了个旋转,在陈靖之御使之下再度飞了起来,紧追上去。而此时,不远处几个黑衣人在屋顶之上快速往县衙移动。青狼见状顿时大喜,一旦几人都来齐了,就可以将眼前之人杀死。

陈靖之眉头紧锁,辛隐进去已经有半刻时间,现在仍然没有得手,一旦对方援兵到来,自己想要脱身也有难度。

青狼见此也就不再主动攻击,而是打定主意和陈靖之周旋。陈靖之此时也知道拖下去对自己不利,稍稍一想,三柄飞刀再度飞起,化作流光斩去,而他同时就往另一个方向跃去。

青狼顿时哈哈大笑,道,“看你往哪里逃。”青狼举起大爪子拍开飞刀,虽然爪子上有了伤痕,但是他丝毫不顾,立刻追向陈靖之。

陈靖之一见计谋得逞,冷笑几声,忽然神念一动,心通之法再度施展开来,轰然就是侵入了青狼的神魂之中。

青狼一阵浑浑噩噩的感觉,神魂好像要脱体而去。

陈靖之面上大喜,这头青狼虽然体格健壮,身躯坚硬如铁,但是神魂却很是弱小。他立刻就要将这青狼神魂灭去,就在此时一个女子的声音响了起来,陈靖之识海之中一阵剧痛,对方竟然将陈靖之的心通惊魂之法破去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