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一五章 高祖斩蛇剑

“我们也许到了!”

沐阳讷讷回答。

孙静柔转身,顺着沐阳的眼光看去,只看到一株小孩手臂粗细的植物,就在前方十米左右处。

在这浓密的森林中。

光影斑驳,空气中满是潮湿的气味,植物的清香,还有树叶烂掉的味道,混杂在了一起,孙静柔已经慢慢适应了这里的空气,根本就说不明白,那是一种怎么样的体会。

但是,那一株植物,此时却深深的吸引了孙静柔的注意。

它就那么一株,仿佛遗世独立的女子,安静而淡然,叶子青绿,浓密而有力,生机盎然。

一缕枝叶间的阳光,落在叶子上,映出亮晶晶的光芒,从来也就是这样的,根本没有多少意外去发生,素来如此,情况也一直就是这样的。

“小阳!”

孙静柔的声音中,是满满的惊喜:“这就是我们要长的母丁香吗?”

“快,我们快把它挖走,赶紧回县城。”

沐阳大步向前,走了五步,回头对孙静柔说:“你先不要过来,在这里等一下。”

“母丁香算是世间灵草。”

“一般情况下,在它的周围,都会有大蛇守护。”

什么!?

孙静柔听到了沐阳的话,不由深深一愣,然后说:“你不是在吓我吧!”

嘶——

一个奇怪的声音,让孙静柔突然吃惊。

就在三米之外,一条碗口大的白蛇,昂头吐信,发出嘶嘶的声音。

“啊!”

孙静柔相信了,沐阳果然没有说半句假话,遇到了这样的情况,孙静柔也不知道如何是好了。

就在这时,孙静柔又感到一阵寒气。

但见沐阳轻轻伸手,于他的右手之中,突然就出现了一把长剑。

剑长四尺,柄长十寸,柄端处有一颗宝珠,剑柄上有龙盘绕,剑身比一般的长剑要宽许多。

因为这样的事情,素来也就是如此的。

根本没有更多可以去解释的东西。

高祖斩蛇剑!

也许没有人知道,当年高祖斩白蛇而起,用的就是这把剑。

上次沐阳帮助武帝修葺未央宫,从武帝的至尊宝箱中,开了这样的一把剑,但是,武帝也很是小气,只许沐阳用一次,就要收回。

沐阳当然可以不还,但是做为万界筑商,遇到这种事情,还是要以诚信为主,其它的东西都不重要,但是一定要遵守自己的做事准则。

而且,沐阳以为,也许这辈子都用不上这把剑了,却是没有想到,在这里居然遇到了白蛇,这也许就是冥冥中的天意吧!

一切的事情,莫不是如此。

根本也就没有太多的东西了,无论别人有多少种想法,事情现在到了这样的地步,都会让沐阳深切的认识到,类似于这样的事情,别人的心里都是怎么想的。

沐阳不会去想太多的东西。

因为这种小小的意外,到头来都已经很清楚的表明的一种实实在在的态度。

不过,沐阳也知道,这里除了孙静柔,再也没有别人,所以就算是发生任何的事情,孙静柔都不会到外面去胡说的。

一定不会胡说的。

因为,沐阳对孙静柔是那么的相信。

“哇!”

孙静柔忍不住发出惊呼之声:“天啊,这样的情况,小阳,你真的是太帅了。”

“我从来都没有见过像你这么帅气和男生!”

“要是你再有一身古装,就是陌上如玉的公子!”

一直也就是如此的。

孙静柔也没有胡说。

沐阳回头:“谬赞啦!小生这就去搞定这条白蛇。”

此时的孙静柔,已经完全不再担心,因为沐阳真的是太强大了,两只老虎都不是他的对手,并且还有,刚才沐阳是怎么取出来那把长剑的,根本就弄不明白。

如果说,沐阳是个变魔术的,这也不现实,因为这样的东西,从来也就是如此的,那么长的一把剑,沐阳是怎么藏起来的,根本就说不明白。

事情一直也就是如此的。

在沐阳的身上,总是发生着一件又一件神奇的事情。

当然了,孙静柔也不知道,沐阳手中的剑,是高祖斩蛇剑!

这把剑要是真的传到现在,就是无价之宝,因为这种事情,对于别人来说,似乎都已经很清楚的表明了一种强大的态度,那是一种根本就不能说明白的东西,存在的又是那么的清楚而淡然。

一切的东西,都是如此的,再怎么去讲,都不可能让人知道,如此这种意外的发生,沐阳到底是如何去完成的。

太多的东西,也一直就是这样的。

在沐阳的眼中,才不管什么过分的东西,只要是遇到了这样的情况,多半都会让人清楚的意识到,类似于这样的情况,人们在内心之中,都会对沐阳产生一种敬畏。

对!

就是敬畏!

眼前的沐阳,缓缓举起手中长剑,除了剑气之外,从沐阳的身上,还散发出来一种强大的内在力量,说不明白,那是一种怎么样的气场。

叮咚!

在沐阳的脑海意念中,突然响起系统的声音,也真的是搞不明白,为什么事情会这样?

“系统提示,恭喜主人获得武帝的帝王之气,此气一出,可扫三山五岳!”

靠!

沐阳心里一声大靠!

西汉武帝的帝王之气,那可真的是牛叉到要爆炸啊!

只是有一点可惜了,面对的对手是一条蛇,而不是一个人。

嘶——

那条蛇好像是怕了,不由向后躲去。

沐阳微微一笑:“小蛇,你给我纳命来。”

“等一下!”

孙静柔急忙叫住了沐阳,说道:“先不要杀它!”

沐阳有些奇怪:“不斩它,我就拿不到母丁香,再说了,它长的那么丑,不杀它留着有什么用?”

于是,孙静柔就接着说:“它是一条白蛇,会不会是白娘子!”

“怎么可能?”

沐阳不相信,天底下会有那么巧合的事情,无论如何也不能相信那样的事实,一切的事情,也就是如此的,根本没有太多的东西,让人无语向天。

从来也就是如此的。

也许有些时候,遇到了这样的情况,多半都会让人清楚的意识到,类似于这样的事情,真心都会让人无比清楚,不管是发生什么样的意外,此时眼前的情况,都会给人一种难以明说的东西。

嘶——

白蛇再次吐出信子,并且向后退去,好像根本不是在守着母丁香。

根本也就弄不明白,为什么这种事情,会来的如此之突然,也许还有一些情况,都是别人所不能清楚理解的,一切的东西,莫不是如此,根本的情况,在于沐阳不管别人是怎么去讲的,到了这样的情况中,真心都会遇到一种无法去解释的东西。

不要再去说了。

一种从来都不曾有过的东西,让沐阳的心中微微一动。

既然那条蛇退了,沐阳也就不再穷追猛打。

因为所有的东西,都已经清楚的表明,像是这样的情况,别人无论如何也不会再有什么过分的意外去发生了。

事情从来也就是如此的,根本不会有什么让人难以去解释的东西。

只是,那条蛇退走时,一转身,居然咬下母丁香的一片叶子。

噗——

一阵白烟明灭后,白蛇倏而不见,只听得空中传来一个清丽的女人声音:“小女子多谢不杀之恩!”

孙静柔倒是没有奇怪。

根本也没有什么可以去理解的东西,就是存在的那样清晰。

“我就说吧!”

“小阳,她一定是白素贞,一定是白娘子,她要去找许仙大官人了。”

沐阳只是微微一笑,不管她是谁,沐阳都很庆幸,没有痛下杀机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