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一章:厉尘

余你良辰 冉曦 3235 字 5天前

天还没暗,漫天的云霞是橘色的,混着点儿火红,像泼了一片重彩。两个人各自提着一大兜东西走着,路上谁都没有说一句话,气氛怪诡异的。

“宿舍那两个人呢?”许是路上太过于尴尬,苏戎兮主动寻问道。

“不知道。”梁慕踢了一下路上的小石子,看着湖泊上惊起的一小圈涟漪,答道。

苏戎兮也不再找话题,就当是那两个人关系比较好,梁慕想找个伴儿而已吧。

回了宿舍,两个人各自上了自己的床,不再有什么交流。不一会儿,梁慕那里传来了影片的声音。听音效,大抵是恐怖片。

可也不过片刻,许是她发现了自己的耳机没插好,也就没了声响。

“哎,这食堂怎么就和抽盲盒一样,永远不知道你点的东西可以难吃到什么境界。”

没过多长时间,随着抱怨的声音,宿舍门被缓缓推开。

江若离和南萱先后走进来,手里拎只咬了两口的卷饼。其中一人刚进门就把鞋子甩到一边,另一人则拿着壶去打热水。

“哎呀,你就是新来的那个吧?我叫江若离,那个去打水的叫南萱,至于这个嘛,你们应该已经认识了。”江若离看着床上拿着本子写写画画的人,主动攀谈道。

梁慕戴着耳机,好像对这个自我介绍环节并不敢兴趣。

“啊……好纠结,不吃东西晚上会饿,吃了又会胖,到底要怎么办?”南萱为自己倒了一杯水,苦恼道。

“都怪食堂,那么难吃,咬着牙都只吃了半份,哎……”发牢骚的女生带些微胖,不过长得却十分可爱,是整个宿舍唯一一个没有化妆的。

“你好呀,咳咳,初次见面,你玩儿王者农药吗?”南萱晃晃手上的最新款手机,十分友好。

“在玩,不过比较菜,前两天刚刚上的星耀。”苏戎兮不大习惯这股热情,回应道。

南萱眼里顿时有了亮光,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样道:“是吗?我才铂金啊,你拿我的小号带带我好不好?”

江若离也拿出手机,一副我准备好了的样子。苏戎兮看向在刷剧的梁慕,有些犹豫要不要叫她一起。

“她不打游戏的,只喜欢看一些恐怖电影什么的,不用管啦!”江若离自然是看出了苏戎兮的表情,笑道。

三人坐在各自的床位上都严阵对待,苏戎兮对铂金开了个黄金小号的行为有些不解,对此南萱给出的解释是:可以虐菜。

不过翻翻之前的战绩,也就勉强有几个正战绩,实属不知道虐到哪里去了

“哎呀!这个关羽骑的到底是马还是灵车?刚救下来怎么就又死了?”江若离愤愤不平,直接开麦骂了起来。

苏戎兮看着那几个惨不忍睹的战绩,抚了抚突突直跳的太阳穴。一共两个路人,一个比一个被喷的惨。

虽说最后还是赢了两把,不过苏戎兮婉言拒绝了继续打的邀请,说是要看点东西。这个段位倒是不难打,就是心有点累。

时间很快就来到了晚上,南萱和江若离还是禁不住诱惑点了麻辣烫。热情的招呼苏戎兮一起吃,苏戎兮借口减肥并没有下去。

密闭的空间内飘散着阵阵香味,以及吸溜东西的声音。苏戎兮看着自己面前好像已经睡着的梁慕,缓缓闭上眼睛想着别的事情。

这么一年里,变的东西有很多。她养完伤回去性格变了不少,不变的是身边依旧没什么朋友。虽然对她示好的人不少,可都保持着不冷不热的态度。

她有想过去再联系余辰,可终究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。换了所有联系方式,就此消失。如今选这个偏僻的大学,也是不想有人认出来她。

就当苏良已经死了吧,现在有的,只是苏戎兮。

“戎兮,你还不洗漱睡觉吗?”已经吃完东西洗漱完的南萱,打了个哈欠问道。

“你们先睡吧,我还不困。”苏戎兮放下手里的本子,说道。

两人不再说话,江若离礼貌的和她道了晚安。

别的不说,她现在这个妆麻烦得很,只能趁着人们睡着了悄悄卸掉,再趁他们起床之前化好。毕竟,她不想回答:你化妆前后怎么是两个人的这个问题。

已经是后半夜,苏戎兮看着有些陌生的脸,对着镜子抚了一下。面具戴久了,竟有些不习惯原本的长相。

崭新的环境和床,苏戎兮很快沉沉的睡去。完全没有注意到对面的梁慕悄然坐了起来,端详着苏戎兮很久。

一夜无梦

第二天一早,三人揉着眼睛打着哈欠坐了起了,看时间还早,南萱又沉沉的倒了下去。

“今早的课可是主课,确定不早起么?”苏戎兮咬着鸡肉卷,看看完全没有起床意思的三人,问道。

“咦,戎兮你起那么早啊?”江若离努力扒开眼睛,看着下面穿戴整齐的人问道。

微卷的头发半挽半放,妆容精致,一身微红穿金丝线绣了花的旗袍。外头搭着一件米白色的针织开衫,

芙蓉不及美人妆,好个纤腰楚楚的佳人。

梁慕率先拿着盆子去接水洗漱,一句话都没有说。

“我不化妆,你们先忙啊。”南萱翻了个身,继续美美的会周公。

“哎,要不是刚刚开学为了形象,我才不天天早起化妆。”江若离认命的爬下床,整理自己一头及腰的长发。

已经吃好早餐的苏戎兮翻看着手上的书本,微微晗眸悄然观察着三人。

梁慕长相很是中性,化妆也偏爱欧美风,眉毛微挑,看上去十分凌厉有些不好相处。反观江若离,标准的平眉,五官也十分平和。

不过,这只是表面,她自然是知道不能光看这些虚的。倘若连这个道理都不懂,也白白死了这一次。

只是在打量梁慕的时候,她也刚刚好扭头在看她。四目相对,空气有些微妙。

梁慕率先收拾完,坐在椅子上闭目养神休息。眼看着快要迟到,南萱才下了床,急匆匆的洗漱。

苏戎兮和梁慕都悠闲的很,看着手忙脚乱的南萱和江若离,也帮不上什么忙。

毕竟也就刚刚开学的样子,现在搞小团体也不太好,也暂时还是一起上课一起玩。

最终还是压着距离上课最后两分钟,进了教室。

“早啊戎兮,这件旗袍很适合你。”厉尘的小虎牙尖尖的,平添一些小俏皮。

苏戎兮礼貌的点头打了招呼,看着厉尘桌洞里的一叠情书,还有好几袋贴着爱心的小面包,心中了然。

厉尘的长相十分出众,性格看上去也软萌萌,的确很招女孩子喜欢。除了个子不太高以外,没什么太大影响。

至于和这种受欢迎的男生关系好呢,她动动脚指头都可以猜得到接下来的剧情:几个女生看她不爽,想要教训教训她什么的。

苍天作证,她苏戎兮只想当小透明。

“吃饭了吗,我这儿有面包和优酸乳。”厉尘把桌洞里的东西递上去,笑眯眯道。

这一举动,让苏戎兮听见无数的芳心碎地的声音,以及背后的无数眼刀。

“吃了。”苏戎兮将东西递回去,有些小纠结自己要不要换位置。

厉尘噘着嘴,把东西上面的爱心小卡片撕下来,扔到一边。

“大家下午去采购东西吧,军训要好好表现,到时候班长什么的,都是看军训时候的表现选出来的。”

一上午的课结束,带着几分疲惫收拾好东西。上高中的时候天天盼着大学,以为可以轻松很多,如今看也没好到哪儿。

刚想站起身去吃点东西,感觉自己的外套被扯了扯,低头,只看到厉尘那双可怜巴巴的双眼。

长睫忽闪,眼眶里似乎还带着泪珠:“我做错了什么嘛,怎么一上午都不理我?”

许是那表情过于惹人心疼,苏戎兮再反应过来的时候,自己已经和厉尘站在了校外的一家快餐店。

唔……让她回忆一下,似乎在那眼神的攻势下,自己还答应了要陪他买东西?

想到这儿,苏戎兮只想扇自己一巴掌,果然,美色害人啊!

“戎兮,尝尝这个,很好吃的。”厉尘捏着鸡翅递到她的嘴边,笑道。

他手指的骨节十分长,指甲修剪的整整齐齐还带着月牙,连同手中那油腻腻的鸡翅都带了几分蛊惑。

啪嚓

似乎有一个女孩已经捏碎了手中的筷子。

苏戎兮极其为难,一边是笑意盈盈投喂的厉尘,一边是疯狂瞪着她的迷妹,她究竟该怎么办?

少年不要再举着那个无辜的鸡翅了!没看到四周的眼神么,如果她敢咬下去,那眼神都能把她凌迟处死的!

奈何厉尘依旧保持着那姿势,大有一种你不吃我就不罢休的感觉。苏戎兮带着赴死的决心接过,谢道:“多谢,我自己来就可以。”

苍天作证,她真的没那个胆子让厉尘喂她。她倘若敢直接咬下去,第二天被毒死都不惊奇。

现在看来,当初坐到厉尘旁边就是给自己找麻烦。

厉尘眼里带着些许惋惜,粉舌轻轻舔了一下捏过鸡翅的手指。倘若普通人这么做,可能会觉得吃相不好看或轻浮,可是厉尘的话……

颜值就是正义!

苏戎兮擦干净嘴角的油渍,只想快一点逃离现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