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八章 同居II

颜沫火急火燎地赶到了出版社,怀着忐忑的心,推开了老白的办公室大门。原以为会被老白劈头盖脸地骂一顿,但是没想到剧情反转的太快,让她都来不及适应。

只见老白笑意盈盈地盯着她看了片刻,模棱两可地说道:“沫沫啊,你可是我们出版社的大功臣呐!”

“啊?”颜沫一头雾水,丝毫不懂老白说的是什么。

“沫沫啊,你上次写的那篇文章很受读者欢迎,反响很大。我的收件箱里有很多读者来信,要你再多写一些有趣的事情。

你看看能不能再写一篇?明天就要排版印刷了,你辛苦赶一下工?我好放在下月刊里,到时候给你奖励大红包。”

“哦,好的,我尽快。”颜沫一脸谦逊地回答着老白的话。但当她听到有大红包收时,双眸中闪着星光,显然是个财迷无疑了。

随后,她回到了自己的工位上,开了电脑,都不用思考,指间就嗒嗒嗒地动了起来,写有关于他的事,对于颜沫来说简直是信手拈来。

没多久,她就写了一长串,打印出来后交给老白审阅,在确定没有需要修改的地方以后,她关了电脑,走出了出版社的大门。

这时,外面的天已经黑了,温度中带着一丝凉意,还在淅沥下着小雨,颜沫不禁打了个寒颤,准备冲向车站。

颜沫一阵小跑,不经意间撞进了别人怀中,九十度鞠躬致歉:“对不起,对不起,我不是故意的。”

只是对方没有开口说话,也没有挪动他的位置。

颜沫抬头,沈思彦就这样落在了她的眸中,她满怀惊喜道:“你怎么来了?”

沈思彦没有回话,只是先将手中的外套披在了颜沫身上,之后才故作神伤的回答道:“毕竟我现在没工作,我得好好表现啊,才不至于被赶出门嘛。”

颜沫满头黑线,赏了他一记白眼。眼前的他带着几分痞气,有些无赖的感觉,哪里还有高冷可言呢?

颜沫伸手,半搭在沈思彦的肩头,半开玩笑道:“没事,大不了我养你嘛。”

沈思彦在听到她的这句话后,敛去了不正经的样子,顿了片刻后,缓缓开口道:“最多只需要一年。”

“嗯?什么?什么一年?”

沈思彦没有再说话,只是望着颜沫,在心里暗暗自语道:“最多只需要一年,我一定不会让你再跟着我受苦的。”

颜沫见沈思彦不答话,于是再次开口道:“我们还是快点回家吧!”

“好。”

两个人匆匆回了家,颜沫刚瘫倒在沙发上,肚子就开始了抗议,随即向沈思彦喊道:“沈思彦,我饿了,我们出去吃饭吧。”

沈思彦打开冰箱看了看,里面空空如也,无奈摇了摇头,“去楼下超市买点菜,回来做吧,每天出去吃,你的钱包该哭了。”

“嗯?可是我不会。”

“我做。”

“哦。”

于是,两个人快速去超市采购了一番。

回来时,沈思彦手里提着大袋小袋,而颜沫倒是一身轻松,两手空空的,不时还哼着小曲,蹦蹦跳跳地在他面前晃悠着,好不悠闲。

一进家门,颜沫又瘫倒在了沙发上,嘴里还喊着好累,好像这么多的东西都是她拎回来似的,一脸疲惫的样子。

沈思彦任由她横七竖八的瘫在沙发上,自顾自进了厨房,开始忙碌起来。

过了一会儿,颜沫像是休息够了,趴在厨房门口,静静地看着沈思彦洗菜、切菜,手法很娴熟的样子。

颜沫睁着大眼睛,看他的动作行云流水,一气呵成,满是惊愕道:“你居然真的会做菜?”

沈思彦挑眉,随即淡淡回复道:“以前都是我一个人住,习惯了。”

颜沫突然有点心疼,默默走到他身后,伸手从背后抱住他,头靠在了他的背上:“以后你有我…”

沈思彦无奈地放下手中的菜刀:“沫沫,你这样,我没法做菜。”

颜沫像是没有听见他的话一般,抱得更紧了,脸在他的背上蹭了蹭,很认真地说:“以后你教我吧。”

“我教你?你学得会吗?”沈思彦嘴角浅笑,脑海里想着颜沫做菜的画面,那阵仗应该不忍直视吧?他不禁摇了摇头:“算了,以后还是我做给你吃吧,你先去外面等着,马上就可以开饭了。”

“好吧。”

颜沫在沈思彦几番催促下,才离开了厨房,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发着呆。

没多久,沈思彦端着菜,从厨房里走了出来,颜沫立马飞奔到餐桌前。她看着桌上摆着的几道菜,每一道都是色香味俱全的,她不禁咽了咽口水,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。

沈思彦宠溺笑道:“你慢点!没人和你抢。”

“真...好吃...”颜沫鼓着嘴,有些口齿不清地说着。

吃饱以后,颜沫主动承包了洗碗的任务,沈思彦倒是乐得清闲:“你个小机灵鬼,这么会挑事情做。”

颜沫一脸骄傲的样子,笑着耸肩:“那是当然。”

等颜沫刷好碗以后,从冰箱里拿了两瓶啤酒,一瓶递给了沈思彦,一瓶留着自己喝。

“你怎么突然想喝酒了?”

“今天我高兴,老白说要给我发大红包。”

“财迷。”

只是颜沫的酒量真的没话说,一瓶啤酒都还没喝完,就似乎有些醉了。

“沫沫,你醉了。”

颜沫脸上浮出两团红晕,步履蹒跚,但她还是坚持表示自己并没有喝醉。刚刚说完自己没醉,就趔趄地摔了一跤。

沈思彦急忙上前,试图将她拉起来,然而一着急,就踩在了空酒瓶上,整个重心不稳,也倒了下来。

到也不觉得疼,只是此时两个人的姿势有些尴尬,颜沫倒在地上,而沈思彦趴在她身上,那场面简直让人想入非非。

颜沫眨着她的大眼睛,清楚的感知到沈思彦的气息越来越近,近到颜沫上下扇动的睫毛,好像能触碰到他的脸颊似的。

她像是摔傻了,整个人呆呆的,双眼始终盯着沈思彦,一脸痴笑。过了好一会儿,才回过神,开口对沈思彦嚷嚷道:“起来。”

“不起。”

“不起是不是?小心我非礼你啊。长这么帅,不欺负一下,都对不起自己。”颜沫因为醉酒的关系,出口调戏起了沈思彦。

话音刚落,她就轻轻在他的脸上啄了一口。

“沫沫,你这是在玩火。”

沈思彦低哑的声音在耳畔响起,让颜沫的意识渐渐清醒,动了动身子想要挣脱他的束缚,想快点离开那个是非之地。

咦?怎么动不了了?颜沫疑惑。“不要按住我,再不放开,我要咬你了。唔…。”

话还未说完,沈思彦的头便探了下来,轻柔的舌撬开了颜沫的贝齿。

一阵意乱情迷之下,颜沫有些闪烁的瞳孔带着些许惊慌和害羞,脸上原本淡淡的红,眼下愈发深了。

许久,沈思彦才不舍地离开了她的唇。

颜沫快速捕捉到了他眼角的一抹笑意,弯弯的眼睛呈现出优美弧度,好看极了,让颜沫再次失神,好一会儿才从他的美色中清醒过来,大声叫道:“非礼啊。”

沈思彦嘴角一挑,“沫沫是还想我再欺负一次?”

“啊…”颜沫挣脱他的怀抱,捂着脸,小跑开了。

颜沫回到自己的房间,想起刚才的画面,脸上的绯色加深,害羞地将脸埋入了枕头里,久久不能平复自己的心情。

直到深夜,她还在床里辗转难眠。睡不着的颜沫,索性开了灯,翻起了一本小说,试图转移自己的注意力。

而此时的窗外,风雨欲来。随着一阵电闪雷鸣,屋子顿时陷入一片漆黑。

颜沫从小怕黑,慌乱下抱起枕头,借着手机微弱的光,来到了沈思彦的房间,寻求他的庇护。

颜沫轻轻地掀开被子的一角,快速钻了进去。

沈思彦感受到来自她的温度,睁开眼,侧过身子,面向她。此时的她,正缩在床边,打着哆嗦。沈思彦没有说话,只是一把将她揽入怀中,温柔地抚着她的背。

又一雷声响起,颜沫害怕的往沈思彦的怀里蹭了蹭,牢牢地抓着他的衣衫,紧闭着双眼,将头埋进了他的胸膛。好像在他的怀里,她内心的恐惧就会少上几分。

过了很久,雷声渐渐平息,颜沫才松了口气,不安分的指尖在沈思彦的胸膛上来回画着圈。

“沫沫。”沈思彦的声音响起,带着几分危险气息。

“哎呀,我睡着啦!”颜沫迅速转身,脱离了他的怀抱,将整个人藏进了被子里,闭上了眼睛,佯装睡觉。

沈思彦笑着将颜沫再次圈入怀中,吻了吻她的额头,轻声说了句晚安。

颜沫脸上浮起一阵羞赧的绯红,嘴角微微扬起,心底出现了一个声音,正在兴奋地说着:“我好像回来了,变成了原本他喜欢的样子。”

不知过了多久,颜沫才微微探出自己的脑袋,望着眼前这个在自己身边熟睡的人,唇齿微启。

沈思彦在朦胧中好像听到她在耳边说着“我爱你。”

颜沫望着他,脑海里突然蹦出了张爱玲曾写下的一句话:海底月,是天上月,眼前人,是心上人。